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泉州七中

当前位置:泉州七中>> 课程中心>> 音乐>> 备课资料>>正文内容

二胡表演艺术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1日 来源: 阅读次数:

一、二胡演奏中的力度掌握

二胡演奏过程中的力度控制,是根据作品的创作背景、风格特点等的不同而不断变化的。同一作品,不同的二胡演奏家在力度上的控制也有微妙的不同。力度是二胡演奏的核心部分,琴弦上受到的压力、弓子与琴弦的摩擦力,都需要同乐曲的背景和所要表达的内容情感相契合。琴弦受到手指的压力并不是刻意的,而是放松身体,借用肩、手臂的重力顺势用力,把注意力放在情感的投入上;左手对琴弦的压力会影响琴弦的张力,这对琴弦的振动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应适当减轻对手指对琴弦的压力,并试用揉弦的手法来改善高把位的摩擦噪音;涂抹松香是为了增加马尾与琴弦的摩擦力。马尾上松香擦得越多,摩擦力就会越大。但松香擦得太多,反而会增加摩擦噪音,影响乐音的效果,因此要涂擦适度;保持正确的擦弦角度也尤为重要。琴弓运行的方向要与琴弦的平面保持垂直,这样才能使力度有效,有利于琴弦的充分振动。无论是内弦还是外弦,在运弓时,要始终保持各自的状态和与琴弦的角度,以便有效地增大摩擦力,控制力度的变化,体现出乐曲的丰富性。

二、二胡演奏的风格性技巧

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无数的前辈民间音乐家以器乐演奏的形式为各地区、各民族丰富多彩的戏曲、曲艺和歌舞音乐等托腔送韵或即兴伴奏,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独立的器乐表演形式和不同的演奏风格,在这些独特的演奏风格中所应用的技巧手段就是风格性的演奏技巧。风格性技巧是表现不同音乐风格的特殊演奏手段,是二胡演奏艺术中应用技巧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胡的风格性演奏技巧是非常丰富的,比如,陕西音乐风格的“搂音”;广东音乐风格的“滑音”与“装饰回音”;江南丝竹音乐风格的“垫指滑音”;河南音乐风格的“滑揉”与“大滑弦”;蒙古族音乐风格的“三度打音”;藏族音乐风格的“装饰闪音”;朝鲜族音乐风格的“迟到揉弦”等。

它们都是表现上述地区和民族不同音乐风格的不同技巧手段,是不同语言特点、审美习惯和不同社会音乐生活的产物,其共同的特点是能够简练和准确地体现出这些音乐风格,发挥二胡的丰富表现力。与一般技巧相比,风格性技巧更能够突出音乐旋律中的地方色彩与民族风格。如果使用得当,它会使演奏锦上添花,产生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但如果使用不当,不但降低了音乐的感染力,有时会由于歪曲了特定的音乐风格而产生相反的艺术效果。

三、二胡音乐中的戏曲元素

在演奏风格性较强的乐曲时,如果对所奏乐曲的音乐风格不熟悉,对所需的风格性演奏技巧也掌握得不准确,那么尽管音准、节奏乃至音质方面无可挑剔,也会由于机械刻板的演奏方式和单调乏味的音乐表现使乐曲的艺术风格黯然失色,达不到预期的艺术效果。有时,由于对风格性技巧运用的不得法,在演奏中甚至会歪曲特定的音乐风格,使演奏误入歧途。为此,在演奏中不仅要具备一般的技术技巧能力、打好一般的基本功,而且要掌握好有丰富表现力的风格性演奏技巧。只有这样,才能在演奏中更准确、更生动地表现特定的音乐风格及艺术情趣,更深刻地揭示丰富的音乐内涵,充分地发挥和拓展二胡的音乐表现力。

尽管二胡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但主要用来合奏和伴奏,很少用来独奏,没有专门的独奏曲。1915年,刘天华创作了二胡独奏曲《病中吟》,此后,刘天华又相继创作了《月夜》、《空山鸟语》等九首二胡独奏曲,并在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开设二胡课程,二胡从伴奏和合奏乐器正式成为独奏乐器,大大提升了收集整理二胡音乐的地位。二胡音乐的另一位重要人物阿炳,他创作的二胡曲《二泉映月》,如泣如诉,哀怨凄切,感人至深,成为民族音乐发展的里程碑。刘天华曾拜著名民间艺人周少梅为师,致力于改造国乐,中西兼融,其创作深受江南丝竹、苏州弹词的影响。而阿炳创作的《二泉映月》、《寒春风曲》则运用了锡剧老簧调的音乐和江南丝竹的创作手法。可以说,二胡艺术从一开始就与戏曲结下了不解之缘。

四、演奏中心灵的参与

音乐是感情的语言,无形貌而神韵俱在是万能的文学和有形的美术所不能比拟的,二胡演奏艺术的魅力终结点在“神韵”两个字上,在音乐的表现上传神有韵,是对规范化的技巧和对传统、现代作品理解升华的集中体现,演奏中音乐表现的千变万化来自演奏者情感的融入,音乐表现的喜怒哀乐标定一个对作品的理解,而这种升华也包含了演奏者对几千年中国人文的认识,演奏者情感到位,音乐表现方可到位,欣赏着或喜或悲,或怒或哀虽未见形貌,却进入了一个非常动人的境地,一位优秀的演奏者一定要重旋律。形神全俱,有神韵则雅,无神韵则俗,感情到位,演奏者首先要形神具备,能打动自己方可打动他人,二胡演奏艺术是勤奋、灵感和悟性的结合产物,有一种提法叫“二弦在手,悟性在心”,我很赞成,很多人练完琴后感到最累的是心,这都说明心灵的参与是感情到位至关重要的一点,从口传心授,照猫画虎,进入到领悟阶段。

二胡的演奏艺术是一个非常自然而又复杂的磨练过程,乐感和演奏技巧作为演奏的思想和灵魂,支撑着整个音乐作品,是音乐好、坏和层次高低的区分关键。为了达到超群的演奏效果,不但需要大量的演奏技术的联系,还需要演奏者静下心来的积淀,不光是文化修养的积淀,更是人生感悟和阅历的积淀。作为二胡的继承和传播者,应该紧随时代的步伐,不断根据时代的特点对二胡演奏进行创新,立足于民族特色的坚持,并将其作为民族音乐艺术形式传播的生命力所在,彰显出真正具有中华民族独具特色的风格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