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泉州七中

当前位置:泉州七中>> 信息中心>> 校园动态>>正文内容

泉州七中学子勇夺第三届国学大赛全国总决赛亚军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0日 来源: 阅读次数:

 

 8月8日,第三届中华之星国学大赛高中组总决赛在北京圆满落幕。在夏令营6天5晚的时间内,通过国学素养笔试、情景演绎、分组辩论、TED演讲、主题演讲等多个环节激烈的比拼,环环挑战闯关,我校高二年陈泽彬同学(指导老师:黄颖)最终站在巅峰对决的荣耀舞台上,凭借全面扎实的语文综合能力勇夺全国总决赛亚军这是该赛事举办以来,福建省取得的最好成绩。我校同时被授予优秀生源基地。

        总决赛当天,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中华之星国学大赛指导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原副系主任、中国古代文献研究中心教授、博导、教育部中文学科指导委员会委员漆永祥,中华之星国学大赛指导专家、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委会理事长顾之川,中华之星国学大赛指导专家、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委会副理事长张鹏举,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萧红,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谷曙光担任大赛评委,此外,教育部考试中心原主任赵亮宏先生,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原司长、中国高校毕业就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炽昌以及哈尔滨工业大学、南京大学、大连理工大学、武汉大学、天津大学、长安大学、东南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等近20所高校的领导均莅临总决赛现场,给参赛选手提出了专业性的点评及指导意见,保证了大赛的权威性及公平公正性。

        第三届中华之星国学大赛在2017年9月启动,全国各地5万多名学生线上投稿初赛选拔,再经现场笔试复赛,经层层选拔,来自全国280多所学校的650多名精英选手汇聚北京参加总决赛。

      据了解,中华之星国学大赛由中华书局指导,《中华活页文选》杂志社主办,以“弘扬传统,热爱生活,提升素养,培育人格”为理念,为高校选拔具有国学特长和创新潜质的人才,综合中国古代文化、中国通史和中国哲学学科内容,重点考查选手的国学素养和思维能力。

        大赛自2016年9月启动以来,已经获得众多高校的认可与支持,其中武汉大学、东北大学和吉林大学的《2017年自主招生简章》,明确将大赛奖项作为其自主招生优先报名条件。第二届大赛超过75%的高三年级获奖选手通过了45所高校的自主招生初审。2018年大赛获奖选手的自主招生初审结果正在统计中,其中通过北京大学自主招生初审的有29人,通过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初审的有15人。

        陈泽彬同学从角逐50强,到晋级20强,再到争夺10强,最终夺取总决赛亚军,比赛的各个环节,既要阅读积累,还要逻辑思维、写作、演讲、辩论能力,陈泽彬同学的真才实学,展现了泉州七中学生的实力。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师生都感受到泉州七中学生的文采和风采!

        泉州七中始终坚持“人文底蕴、科技特色”的办学特色,通过实施丰富的课程体系和开展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如书香校园、经典诵读、学生讲坛、书评活动、读书活动、学生社团活动、语文大学先修课程、辩论赛等,在文化艺术等方面捷报频传,凸显了对学生人文底蕴的培养,促进了学生全面素质和个性特长的发展。

 

 

陈泽彬同学(左三)领取总决赛亚军证书

 

陈泽彬同学(右四)领取十强获奖证书

黄颖老师(正中)领取优秀生源基地校牌匾

 

 

试题(第二届):

请根据下面的材料,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孟子》中“鲁欲使乐正子为政。孟子曰:“吾闻之,喜而不寐。”公孙丑曰:“乐正子强乎?”曰:“否。,,“有知虑乎?”曰:“否。”“多闻识乎?”曰:“否。”“然则奚为喜而不寐?”曰:“其为人也好善气”“好善足乎?”曰:“好善优于天下,而况鲁国乎?

上问魏征曰:“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对曰:“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昔尧清问下民,故有苗之恶得以上闻;舜明四目,达四聪,故共、鲧、欢兜不能蔽也。秦二世偏信赵高,以成望夷之祸;梁武帝偏信朱异,以取台城之辱;隋炀帝偏信虞世基,以致彭城阁之变。是故人君兼听广纳,则贵臣④不得拥蔽,而下情得以上通也。”上曰:“善。”

【注释】好善,乐闻善言。

 

试写:

好善论

陈泽彬

 

古人论君,或曰贤愚,或曰明昏。贤愚者,盖因其治国之效而言之;明昏者,盖因其好善与否而言之。南怀瑾曾言:“论迹不论心。”是故猫无黑白,缉鼠为善,何者好善此心,与治国之效等量齐观欤?盖因好善者,实乃治世之先,太平之匙也。

魏征尝谏太宗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太宗纳之,故有贞观之治。昔时太宗初嗣,烟尘四起,国凋民壅,十室九空。太宗察雅言,用能臣,天下英杰尽入其彀中,而后乃有大治之世,千古伟名。太宗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可谓智乎。是故其时房谋杜断,无事不决;骨鲠直臣,于朝谏诤;御车载民意,直达上天听,君王师天下,海内舞生平。由是观之,好善之用,可谓不伟乎?

而偏信之恶,亦不可谓不深。周幽王偏爱褒姒,以致有犬戎之祸;秦二世独用赵高,而后有望夷之耻;梁武帝偏信朱异,以致取台城之辱;隋炀帝偏信虞世基,以致有彭城阁之变。是故孔明谏后主,首倡“察纳雅言”;海瑞说嘉靖,力主“广用清流”。盖君主身居高位,远离民情,民之怨乐沸静,皆由诸臣言之。若独用一臣,假大权于其手,其难免生专断之心,起篡位之念,行欺君之罪。但使其磊落如武侯,愿佐君主,亦难免有街亭之失。此非臣之不力,实乃智者千虑,犹有一失。是故偏信于一臣之君,世人谓之昏聩;肆己意而专断之君,世人谓之独夫。此皆恶名毁誉,遗臭万年,于史作礁,于后人鉴。

然广纳虽好,听信之时,亦需辨其真假善恶。汉高祖善纳,因张良、韩信诸谋臣之力而王天下。然其纳之言,非尽善言:汉王听鲰生,拒关而王,以致有鸿门之险;高祖信刘敬,冒进平城,以致有白登之围。是故“察纳雅言”固明,犹需“咨诹善道”。不然,则虽有齐威王之雅量,聚天下之谤讥,亦无从辨何者为治国大道,何者为市井谵言。若如此,则广纳于国,又何益乎?

方今之世,帝制已灭,独裁已绝,谏纳之说,已为陈迹。然德蕴其中,不可不察,不可不学。何者?实乃“平等”、“民主”四字。盖因平等,故人人敢言人过,不饰己过;盖因民主,故政府以民为本,所思为民。平等,而后乃有和谐之世;民主,而后乃有富强之国。好善之行,随时而变,好善之用,愈广愈伟,可以不学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