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泉州七中

当前位置:泉州七中>> 课程中心>>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十年茶花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1日 来源: 阅读次数:

十年茶花  

高二(14 林雨璇        指导老师:陈丽  

   

    为她簪上院前刚刚绽放的花,她就那样抓住我的手,反反复复地柔搓着,!真像我太孙女。”  

    可太祖母就这样粗心大意地忘了么?忘了十年的光阴早已逝去,忘了坐在膝前的我早已褪去了昨日那一身的稚气,忘了院前的那一树茶花谢了又开整整十个春夏秋冬。她暖暖的手这一抓就是十年,然而在她的记忆里便只是短短的一个昼夜。  

    太祖母的耳垂上挂着一对小巧的坠饰,耳垂好像很累,被耳坠拖得好喘。并排地搬把凳子静静地坐望着太祖母的我,心跳的节奏也被一点点地无限拖长着,我开口问太祖母:今年茶花开得好,还是去年开得洁白清香?”  

    不是去年的茶花,更不是今年的令她欣喜,她一开口便又回到十年前的我,她在自己的手心里打着节拍, 不紧不慢地摩擦着双手。见她一脸幸福地刚要开口,眼里又掠过那么些忧郁。  

    她说,太孙女很久没有回家看望她了,自己已经甚久没有为她扎过小辫子了。还有自己口袋里偷偷为她藏的糖果都要化成糖了,也没见太孙女来捣鼓。说太孙女的嘴儿像大年三十那晚的蜜枣一般甜。她手心的节拍越打越急了,又猛地抓起我的手,!真像我太孙女。愈发烦闷的太祖母抿了抿嘴巴,一肚子要说的话顷刻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把我的手抓地更紧了,她袖边的线头擦过我的手背,莫名地扎疼我,我轻轻地唤了声太祖母,她不应我,没有回应我,是长长的一阵沉默。  

    我蜷在太祖母的身旁,一手还抓着太祖母暖暖的手,太祖母把身子往后仰,恬静地闭上自己的双眼,时间这般静悄悄的,我起身,依偎在太祖母的耳畔,又轻轻唤了声太祖母,半眯着眼、十分慵懒的太祖母总算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又气又笑地说:你呀你,总算回来瞧太祖母咯,我一把年纪走不动了,腿不勤快了,你又这般懒怠不愿见我。我半晌吐不出半句话,我见她始终未睁开眼睛望望我,我晃了晃她的手臂,她也只顾着笑,又紧搂着问我算术到如今学会了么?还去那口池塘上戏水么?也问我今年茶花开得比去年好么?  

    “年年好,只是太祖母呀,今年我不扎小辫子了,去年也没有,算术也早学会了,脚丫子早就不光着去池边戏水了,倒是总有人想不起我,不理睬我;年年好呀,太祖母,但就是有人想不起我。我在一旁也缓缓合上双眼,满眶的泪就在那不停地打转,果真闭上眼的我也回到十年前,难怪她终是认出我,好像回到了还扎着小辫子的我,伊呀呀地唱着儿歌,茶花还是那样清香洁白,哦,我的记忆也倒退了十年呀,整整十年。太祖母啊。”  

    “啥?”  

    “茶花真的年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