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KI中小学数字图书馆    今天是:

泉州七中

当前位置:泉州七中>> 课程中心>>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戏台记忆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1日 来源: 阅读次数:

戏台记忆  

高二14 林滢    指导老师:陈丽  


    在我关于故乡的少有的记忆里,老戏台占据了其中的绝大部分。那段记忆在我童年的银河里,闪闪的发着光。每每提及,都像冬日里的一杯热咖啡,直暖到心底。
   戏班子来的时候,正值盛夏。深蓝色的夜幕镶嵌着点点星辰,戏班子就在露天的戏台上拉开了演出的帷幕。锣鼓一敲,就算正式开戏了。每次听到鼓声,我都又急又气:“外婆,赶紧呀,晚了就赶不上了!”那时年纪小,一边抱着一把快赶上自己身高的椅子,一边频频回头催促身后的外婆。又是拉又是拽,好不容易到了戏台,便一头扎进人群,左看看,右望望,试图找一个视线最佳的“宝地”。如今回想当时的场景,用忍不住偷笑,那时的天真与单纯,怕是再也找不回来了吧。
    真正坐定以后,焦点却不在戏台上,左看看卖冰棍的老爷爷,右看看卖冰棍的小姐姐。嗯,那糖葫芦看起来还挺不错的。掏掏口袋,背着外婆偷偷攒的私房钱昨天一瓶汽水就花光了;摸摸肚子,刚吃过晚饭呢,怎么好意思开口。只好两手撑着凳子,晃荡着双腿,不是抬头“惆怅”地望着近在眼前却吃不到肚子里的美食。
    “茜儿,我在这儿!”惆怅了许久的我终于在人群中发现了小伙伴的身影,一咕噜蹦下椅子,再顾不得身后的外婆都叮嘱了些什么,无非就是“别闹得太疯,早点回来”之类的话吧。“今天咱们探险去吧?”“探险?听起来好像很刺激啊!”说白了,我们的探险地就是演员们的化妆间,里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头饰和服装,还有威风凛凛的大刀,刚进去时,整个人的嘴都惊成了O型,现在想来,倒别有一番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风味啊。摆弄着大刀,试试旦角的头饰,那种既兴奋又紧张的感觉至今难以忘怀。等到望风的小伙伴进来汇报说一出戏已经接近尾声了,我们才一个个慌得不知所措,互相招呼着夺门而逃,一直跑到远离化妆间的一个小角落才蹲在那里捂着肚子狂笑。
    疯够了闹够了才乖乖回到外婆身边,这么一折腾,还真有些渴了,我又望了一眼卖冰棍的老爷爷,咽了一下口水。“想吃了?”外婆满脸笑意。“嗯?嗯。”我先是拼命点了点头,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老冰棍真正吃到嘴里的时候,戏也就接近尾声了。“外婆呀,这戏真好看,明年,明年我还来。”外婆忍不住笑了:“到底是戏好看还是冰棍好吃呢?”“那……那还是选冰棍吧。”我记得那时月光很匀称地洒在外婆的头发上,她和身后的老戏台,美得像一幅画。
    怎么也没想到,再回忆起那段故事,会是在十年以后的今天。村里要铺大马路了,老戏台也就被拆掉了。大人们都说,拆了也不可惜,这年头还有多少人看戏呢?不知怎么的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哪里被拆去了一角。想想现在生活在村子里的孩子们,竟还有些同情他们,没有了老戏台,他们的童年该失掉多少颜色呢?还有茜儿,许久许久没有联系了,我的外婆,也不再年轻了。
    我想,我的童年,我所有的关于老戏台的记忆,也一起混在大马路的水泥混凝土里了吧。它们,不会再回来了。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end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