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KI中小学数字图书馆    今天是:

泉州七中

当前位置:泉州七中>> 课程中心>> 书香校园>>正文内容

不亦快哉 晦鸣杯2015年现场作文一等奖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1日 来源: 阅读次数:

不亦快哉  

高二17班刘晨卉指导老师:祝雅茜  

人生在世,时觉白驹过隙,白马翰如之风光固澄明而未返;时觉分秒亦岁,伤春悲秋之情愫固凄怆而萦绕心畔。岁月拥百态,在其绰约身姿中,究竟几人能尝得“不亦快哉”般的淋漓之感?  

于我而言,置身于摄影的乐趣之中,便快哉足矣。“芦苇饱蘸夕阳,淅淅沥沥沿岸描红。”舒婷沐浴于撩人霞光中如是道来。此刻若换作我,端起手中的相机,透过镜头与夕阳对视,再一经揣摩,最终轻按快门,我便从这自此定格的画面中汲取到夕阳的体温,且时时回味其令人不忍释怀的日暮之景。摄影之于我,似飘飖醇馥之于烈酒,如归鸟啁啾之于早春,若雷辊电霍之于骤雨——乃不可或缺之物。再如惊蛰时节,漫步草野,偶能觅得一穴,捻一株细草伸入洞中,方引得蛰虫紧咬,仿佛其唯恐错失这春的讯息。此刻并不必将草抽离,且只需将其轻置,露尾于洞外,伺机拍摄即水到渠成。凝视此画面,蛰虫的千般躁动皆了然于心。不亦快哉!  

摄影如是,阅读亦然。于似水静夜中翻阅木心先生之言,总有各式感怀摇曳心头。“年岁既久,忘了浪漫主义是一场人事,印象中,倒宛如天然自成的精神艳史。”古往今来,“浪漫”可化身为流派、词说、情感等诸多形态,不料从其口出变成了“精神艳史”!我能从中获晓“浪漫”一词的全新释义,岂不谓善哉快哉?林徽因时而洒脱欢畅,时而低沉抑郁。作为一代才女,她之笔锋下曾有这样一句诗:“苍莽,却听脚下风起,来了夜——”寥寥数语,竟囊括了夜的汹汹来势与浩汤之状,令人油然生喟。返观曹先生之文风,从林黛玉“寒塘渡鹤影”的娇弱口吻中便可见一斑。时光迢迢而意味深长,历史幽幽而千秋万代。与书作交流会意,是身心的荡涤,是灵魂的洗濯。如此收获一个更富内涵的自我,又何尝不快?  

存于以令人惊慌的速度而迅疾发展的时代,无人能抵挡信息的磅礴之势。它们汇成莫测深渊,一点一点地啃噬着人们难得的闲情暇致,更莫论简单纯粹的快感。人们有时霄雿难耐,有时忙碌奔波,而更多时则是徒面着可怖、白茫的未来,怎得一声发自魂灵的“不亦快哉”?但,只需我们用心去观察这大千世界,未必无法寻得某种隐匿于隅落之中的幸福感。  

人生在世,彷徨复彷徨。愿这盛世之风还能为我们埋下快活的种子,愿这沉浮之流还能为我们传播希望的颂祝。“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报之以歌。  

那么,究竟人以何种方式才能体味“不亦快哉”般的淋漓之感?  

答案曰:“用心之人,已然快哉。”